故意杀人罪 交通肇事罪罪 寻衅滋事罪 强奸罪 盗窃罪
彩礼返还 财产分割 子女抚养 遗产继承
商品房纠纷 二手房纠纷 农村房屋纠纷
刑事辩护 离婚诉讼 房产纠纷
财产损害赔偿 机动车交强险 机动车商业险 人身损害赔偿 特殊活动事故 特殊性质车辆
  • 在线咨询
您所在位置:首页>>强奸罪
  • 刘全某强奸罪中“违背妇女意志”的认定
  • 案情回放:
        2014年2月28日2时许,被告人刘全某与同村农民刘雄某、金某某全家喝酒后,在返回刘雄某租住处时,被告人刘全某与女青年雷某某相遇,被告人刘全某拦住雷某某,要求同行,雷某某不从坚持要回去,刘全某提出两人说会儿话再回去,正说话间,金某某来到跟前帮刘某某说话。刘全某让金去找刘雄某要钥匙,继续和雷某某说话,后其拉住雷某某的手来到平房内。由于屋内无火,全某找了废纸点火取暖。这时刘雄某从外面进来对刘全某说:“把这个女的领来干啥?”刘全某说:“我的事不用你管。”刘全某把雷某某拉到床沿上坐下,将雷某某的大衣脱下,让雷某某上床,雷某某说“我要回家呢”,刘全某便将雷某某拉住。雷某某上床后,刘全某与雷某某合盖一床被子。这时刘雄某和金某某在另一张床上同睡。睡下后刘全某与雷某某是否发生了性关系,怎样发生了性关系,刘全某与雷某某各说不一。雷某某控告称刘全某与其发生了两次性关系,并且射了精,大部分流到了床上、裤头上,但公安局科学技术处对床单和裤头上的有关痕迹均进行了检验,未查出与被告人刘全某血型相一致的物质,不能印证陈述。而刘全某前后供述矛盾,庭审中推翻了原供词.
      
     刘律师辩论意见:
         (1)雷某某到租住的平房是商量好自愿去的,两人手拉手不是硬拉是自愿的;
         (2)给雷某某脱大衣是帮她脱,还给她用大衣叠了枕头,未采用暴力强行脱裤子,是雷自己脱的,不存在强迫;
         (3)因喝了酒,只是互相亲摸搂抱了;
         (4)与雷某某没有发生性关系,也未射精,因为当日所铺床单上没有化验出其精液,证明雷某某的控告是假的。
         (5)起诉书中认定被告人刘全某的行为构成强奸罪证据不足。首先,被害人雷某某多次的陈述存在矛盾,县公安局对当晚所铺床单上的斑迹经化验并无刘全某精斑存在,雷某某的陈述不可信,检察机关主要依据被害人的陈述认定不妥,仅以此不能认定刘全某犯有强奸罪;其次,没有证据证实被告人刘全某使用了暴力和胁迫的手段,也豫有证据证实刘全某有胁迫的语言;最后,本案中反映出的拉手、脱大衣,不能认定为使用了暴力。若强行拉手和脱大衣就有可能撕破衣服和抓伤手。

        这都不存在,说明被害人雷某某是愿意的,因此刘全某的行为不具备强奸罪的构成要件。
     
     法院判决:  
       
        所有证据经庭审质证,除鉴定结论以外,其他主要证据之间互相存在矛盾, 疑点较多,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,特别是被害人陈述与科学技术鉴定结果、 被告人供述之间的矛盾证据无法排除,永昌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刘全某犯
     强奸罪的主要事实除被害人的陈述外,再无其他足够证据证实刘全某采用暴胁迫手段对雷某某实施了强奸。此案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不能认定被告人刘全某有罪法院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第1 62条第3项之规定,判决 如下:
    被告人刘全某无罪。